人寿新闻站 版权所有,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[ 给我写信 ] [ 百度空间 ] [ 腾讯微博 ] [ 新浪微博 ]

当前位置   主页 > 汽车 >

【回望历史 走进村庄】贾庄有个武进士

发表于:2019-05-15 09:26 作者:新闻小编 来源:新闻小编

贾庄有个武进士

翻看鸡泽不同年代的县志,均有历朝鸡泽籍进士名录,金朝、元朝寥寥,明清均有不少。比较有名的如明朝万历甲辰进士、康马昌村人康应乾,万历丁未进士、亭自头村人王梦蛟,嘉靖丙午丁未进士、驸马寨村人刘锡,清朝丙午壬戌进士、东柳村人齐祖望等。他们是鸡泽历史上的骄傲,值得我们大书特书。在作协组织的采风中,对鸡泽历史颇有研究的夏俊山说,贾庄有个武进士,我们抽时间去了解一下吧。

我查阅了有关资料,对武进士有关内容进行了了解。武进士,是一种选拔武官的出仕制度,是明清时武举殿试及第者。殿试经钦定御批,分为三甲:第一甲赐武进士及第,第一名为武状元,第二名为武榜眼,第三名为武探花;第二甲赐武进士出身,第三甲赐同武进士出身。分配官职为:武状元授御前一等侍卫,武榜眼、武探花授二等侍卫。再从二甲中选头十名,授三等侍卫。其余全在兵部注册授于守备等营职。

贾庄的武进士叫王长庚,是在光绪三年,即1877年考取的。这一批及第的进士中,鸡泽还有一个叫范元善的。王长庚的成绩不靠前,只能在地方做守备,可是,他没有到其他地方,而是直接回到老家贾庄。令人不解的是,在鸡泽历代县志中,并没有记下王长庚的名字,我们是从《广平府志》上找到他的。

王长庚在贾庄的王氏宗谱中为第十六世,他有七个儿子,七个儿子又生养了很多子孙,王家人丁兴旺,以致现在,他们的直系后代能占到整个村庄人口的四分之一。

我们来到贾庄,经打听,找到了进士府第,这是一处有着180年历史的老建筑。院门起着屋脊,院门的门楣两侧各有镂花,屋脊的正中有个像宝葫芦样的造型,屋脊的两端像飞鸟。我对古建筑知识贫乏,不知道其具体名字,有何寓意。

进了院落,有一影壁,上有一大大的“福”字,是康熙的字体,福字四周,有四个蝙蝠。我仰望了正房的屋脊,正中也像个宝葫芦样,但是有三个角。屋内没什么摆设,只有两把太师椅,显示着年份的久远。

屋门的一侧放着一块石头,石头中间有个槽,手能抓进去。我想,这是练武用的吧。果不其然,王长庚的后人、二十一世的王瑞雪告诉我,这是先人王长庚练武用的石礩子,原来有两块,现在剩下一块,练功的时候两手各抓一块,将其提至胸腹,然后再左右翻转。我问它的重量,王瑞雪说是180斤。那么,两手举起的重量就是360斤了。同为二十一世的王福堂告诉我们,王长庚练功除了石礩子外,还有两把大刀,一把120斤,一把90斤。

出得院来,遇到他们的同辈王富亭,他已有八十四岁的高龄,他精气神好,看上去不过七十来岁。他指着东边一处断垣残壁和周围几处宅院说,这里原来都是进士的院落,院与院相连,正房总共是十八间,厢房有四五十间。有一年,我父亲出官差回来,母亲为他做饭。母亲一手抱着我弟弟,一手拿着刷锅的黍子,后来黍子掉在屋里,不知怎么的就被燃着了,不大一会,火光冲天,将这三间屋全烧光了。说到这儿,王富亭仿佛回到了当年,他长叹道,那场火好大啊!怎么也扑不灭,烧得干干净净,连在屋内藏着的点主匣子和皇上颁给的牌匾也烧没了。

我问他当时几岁,他说七岁。一推算,是77年前的1942年。

面对整个宅院,我联想到前几年参观过的几个进士府第,与他们的相比,这里要小得多。这其中的缘由,多半是因为武进士不如文进士受器重吧。

事实果然。清朝以铁骑劲弓得天下,前期几个皇帝都很重视讲习武艺,然而,由于受到汉文化的不断浸润,朝野上下重文轻武之风盛行。同时,武举本身就让人质疑。它的考试内容分内、外两场,以外场为主。外场试学射、步射、技勇等。所谓"技勇",就是测膂力。头项拉硬弓,二项舞大刀,三项是拿石礩子。内场默写武经,最初是考策、论文章,到嘉庆年间,改为按要求默写《武经七书》中一段百字小文。这就像现在高考招特长生,文化课成绩占的比例较小。虽然都是二本、一本,许多人看来,给只考文化课被录用的大学生比,含金量不同。

更何况,鸦片战争之后,频繁的御侮战争中,再好的拳脚,再好的大刀长矛,都抵不过坚船利炮。光绪二十七年(1901),武举制度终于被宣布废止。

王长庚为什么直接回到家了呢?根据一辈辈口口相传的叙述,王长庚是遗腹子,他没出世,父亲就去世了。他娘被人看不上,村里人要撵走她,可是她到老也没有再嫁。后来,村里人为她树了贞节牌坊。由此推断,王长庚是为了老娘,毅然放弃了做官的念头;也正因此,县志上没有记载。

他回到了家乡,担负起守护家乡一方安全的职责。他的大名威慑四方,不管是土匪,还是强盗,谁也不敢进贾庄及附近村作恶。有一次,一个响马要进村抢东西,王进士手提一把罗圈椅,坐在了村口,在他的身边,插着练功用的两把大刀。响马看到这阵势,心中惊慌,问:你是哪个?敢挡我的去路!王进士不紧不慢、一字一顿地说,我是王长庚。那响马闻得他的大名,扭头就跑了。

王进士在村里开了个粮店,常从河南、山西贩粮。他长得高大魁梧,推一个独轮车,每次要比别人推得多,还总是跑在最前边。王进士的名声好,有时候带的钱不够,外地人照样让他先拉走。

王长庚对孩子管教严,只要他们在外边惹了事,不管对错,都要先训打自己的孩子。他还会亲自登门去给对方道歉。他对孩子们说,咱不能仗着人多,去凌弱欺小。

怕孩子们惹事,他总是找事给他们做。每当到了冬季,下了大雪,他就把七个孩子全赶出去,让他们拿着铁锹,背着萝头,把几条街上的雪全部铲除,然后背到村外的麦田里。有一年,下了一场好大好大的雪,积在街上有两尺多厚。贾庄村虽不大,但他们背了整整三天,手冻僵了,脚冻麻了,个个喊累叫屈。王长庚便犒赏他们,烙饼给他们吃。孩子们的饭量一个比一个大,尤其是老三连科,是个武生,平时一顿能吃五斤卷子,干了力气活,吃得更多。王长庚和夫人郭氏烙了一天的饼,吃得光光净净。

有一天,外村一个恶霸,牵着几头牲口,来到贾庄的麦田里啃麦青。村里人闹哄哄的,要去教训他,进士的几个孩子也抄起了家伙。王长庚呵斥住大家:你们谁都不要去,我一个人去就行了。别人以为他会拿着大刀,没想到是两手空空。他先向那人行了个礼,自报了姓名,然后赞扬那几匹马,说它们膘肥体壮。那人正眼不看他一下,脸上满是鄙夷神色。王长庚没有发作,对他说,这里的麦田全是我家的,马可以随便吃。那人的鼻腔发出哼的一声,意思是你敢管吗?这时,王长庚话锋一转,说,我要好心提醒你,南边那块地你千万不要去,那是邻村郝举人的。恶霸一听,眉毛倒竖,你是进士我都不怕,难道还怕他一个举人?话没说完,就吆喝着几匹马往南窜。这个郝举人可不是好惹的,是个很凶猛的人。刚进地边,郝举人就出来了,几个拳头挥过去,把他打得鼻青脸肿流鼻血。这人还要招架,郝举人飞起一脚,把他的胳膊踢折了。

贾庄的街道上矗立着一块石碑,上有“敬告乡亲”的太上曰和朱子曰。在这里摘录几句:

太上曰: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。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不履邪径,不欺暗室。忠孝友悌,正己化人……

朱子曰:见富贵而生谄荣者,最可耻;遇贫穷而作骄态者,贱莫甚……人有喜庆,不可生妒忌心;人有祸患,不可生喜幸心……施惠勿念,受恩莫忘。长幼内外,宜法肃辞严。

与其说是太上曰和朱子曰,毋宁说是王长庚进士的为人处事准则。王长庚虽然是武进士,但却有文人的气质和风度;他文质彬彬,讲究礼仪,做事沉稳,不事张扬。他倡导的家风,影响着王氏家族一代又一代。夏俊山总结说,武进士,文家风。

在我们收集王进士资料的过程中,接触了王富亭、王福堂、王瑞雪,以及他们的晚辈王力涛、王战箱等人,他们安静平和、温文尔雅、举止得体,看不到一丝的轻狂和张扬。王瑞雪干了一辈子的邮电,挎了一辈子的绿帆布包;王福堂在村里当了20多年会计,算盘珠从没有错位;王战箱现在是村支书,朴实得就像高粱花。

斯人已去,音容犹在,家风长存。

本文链接地址: http://www.familyshow.cc/qiche/827.html

栏目:汽车      围观:

相关阅读

本月热点